返回

贺少请自重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章 展博的葬礼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贺逸其的最后一句话,终于彻底打动了贺逸宁。

    贺逸宁轻轻笑了起来: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希望早日听到大哥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贺逸其冲着贺逸宁举杯: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沈柒艰难的睁开了眼睛,全身酸痛的厉害,连动一下手指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是谁在敲门?

    沈柒挣扎着爬了起来,眼前的视线一阵模糊,伸手一摸额头,已经烫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看来是昨天淋雨之后没有及时换衣服导致的高烧不退。

    房门被砸的砰砰作响,沈柒只能挣扎着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沈夫人和沈茵茵站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不意外的,沈茵茵一脸的鄙夷和不屑:“搞什么?敲了这么久才开门?你要死就死在贺家,别赖在沈家!”

    沈柒没有搭理沈茵茵的尖酸刻薄,转头看着沈夫人:“妈,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沈夫人瞄了沈柒一眼,完全无视她脸上不正常的潮红,冷淡的说道:“哦,展家来电话了,说是展博的尸体找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柒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只有一句话在反复滚动:展博的尸体找到了……

    沈柒只觉得眼前一黑,伸手下意识的要去撑住门框,不料脚下一软,整个人狼狈的一下子摔倒在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头顶上传来了沈茵茵开怀又得意的大笑声:“看到她伤心成这个样子,还真是开心呐!”

    沈柒嘴唇哆嗦了起来,顾不得听沈茵茵嘲笑的声音,挣扎着就要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她要去展家!

    她要去见展博的最后一面!

    可是她接连爬了两次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沈柒狼狈又无助的样子,沈茵茵终于心满意足的拽着沈夫人离开了:“妈,我们就不要打搅她在这里难过了。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沈夫人只是看了一眼沈柒,转身就跟着沈茵茵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柒狼狈的趴在了地上,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等大脑清醒了过来找了几粒退烧药胡乱的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拨通了展博母亲的电话,询问了地址,沈柒不顾还没有退烧的虚弱,出门招手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。

    沈柒赶到的时候,展博已经下葬。

    展博的父母默默的站在一边垂泪,旁边有几个人陪着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墓碑上那熟悉的灿烂笑容,沈柒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沈柒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,一下子跪在了墓碑前,颤抖着抚摸着那熟悉的笑容,泪水无声决堤。

    展博……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

    你不是说好,这次回来就跟我一辈子不分开的吗?

    为什么这次相见,却已经是生死两隔?

    你这个大骗子,你明明答应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!

    你明明说好这辈子都不会松开牵着的手的……

    你说过的,这次回来就订婚结婚的……

    你看,我的手指已经给你的戒指留出了地方。

    戒指呢?你的求婚戒指呢?

    拿出来,快点拿出来,给我戴上!

    你不可以……不可以……这样骗我……

    展博的母亲上前拍拍沈柒的肩膀,红着眼睛说道:“小七,是我们展家没有这个福气。如果还有下辈子,如果我还有儿子,再娶你进门做我的儿媳妇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